云鸥

知りたいのです。

【米英】Night 01

·首先鸣谢@羲月_TSUKI !
·非国设。人类米和非人英。背景ww2。
·人物属于他们,ooc是我的。
·幼儿园文笔见谅……
·看了《失物之书》和一些战争文学有感而发,希望不会太奇怪。
·学业繁忙,更新不会很快,见谅。
·谢谢喜欢!!!


亲爱的,没有别人会在我梦中安睡。你将离去,我们将一同离去,跨过时间的海洋。
——聂鲁达《夜晚》.
1.
风悠悠地从窗缝吹进来,两条窗帘之间的缝隙被一下一下地吹开,一条阳光仿佛金色的带子,随着风的韵律一下一下投在屋子里,映出男孩模模糊糊的轮廓。他睡着了,眼镜从脸上滑下来,歪在一边。几本书散乱地盖在他身上。
风停了。阳光终于能顺着那条缝亮堂堂地照进屋里,在男孩身上勾勒出一条金黄。或许阳光有些刺眼,他翻了个身,嘟囔了一句什么,眼镜滑到地上。然后他终于坐了起来,揉揉那双像窗外天空一样蔚蓝的眼晴,开始摸索着找眼镜。
对面五斗橱上的座钟映出男孩眯着眼睛看时间的小脸。他把一条胳膊胡乱塞进外套袖子里,团起地上那几本书往衣服下面一掖,跑出了屋子。
房间里因为少了这唯一的活物,缺了些生气。门上钉着块有点儿年头的纸板,上面写着“阿尔”。细看,底下拿铅笔头歪歪扭扭地划拉了一行字:未经本人允许,禁止入内。
名叫阿尔弗雷德·琼斯的男孩低着头一个劲儿往前跑,没穿上的那只袖子甩在身后,啪嗒啪嗒地拍着后背。时值盛夏,街上静的很,树木投下一片一片的荫凉,他却刻意绕开那些影子,实在绕不过去就跳一两步,这么一来累的气喘吁吁,脚步反而越来越快,好像稍稍一停,全世界的阴影都会从后面汹涌而来将他吞没似的。
路径愈发偏僻,阿尔弗雷德却更加轻车熟路,步子轻松不少,最终停在一座大宅子前。
这是一幢古旧而阴森的深灰色石砌房屋,建筑风格古老到看不出年代,常春藤了无生气地覆盖在表面。房子一部分被相当敷衍地改装过,勉强还有几丝生人气。或许它曾经拥有地位显赫的主人,但那些曾经的辉煌都不复存在了。
某间屋子的窗帘高高挂起,阳光透过污迹斑斑的窗户映出室内尘埃四散飞舞的形迹,书籍纸张从地毯一直堆到天花板。
房间正中的扶手椅里坐着个人,光线昏暗看不甚清。他手中托着一块怀表,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怀表边缘,嗒,嗒,嗒。有好几次,他试图放下怀表,胡乱翻动身边几本书——可是做不到。视线最终还会回到表盘上。
突然,从前门传来一阵响动,然后是门扉沉重的撞击声。他一把关上表盖塞进衣服内袋,随手端起桌上茶杯凑到唇边。杯中红茶不知何时已经凉了,只好把它放回去。
“亚蒂——!!!”
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门被砰地撞开,合页尖叫着向后转去,小男孩响亮的声音将屋内的宁静彻底打得粉碎。
阿尔弗雷德张开双臂直直地扑向青年,那几本书纷纷掉落在地上。扶手椅不堪重负,发出了抗议的嘎吱声。
“喂,笨蛋,赶紧下来。”青年试图把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阿尔弗雷德扒掉,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,“很重的啊,椅子要坏了。”
“就不放,嘿嘿。”
阿尔弗雷德紧紧地抱住青年,笑得满脸灿烂,毛绒绒的脑袋在他怀里蹭来蹭去,活像一只金色的小狗。
“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?”青年捏了捏这孩子软乎乎的脸,拍拍他肩膀上沾到的灰尘,把他抱到地上。
“哈……稍稍有点睡过头了。”阿尔弗雷德乖乖坐到旁边的小椅子上,仰着脸继续满眼放光地看着青年。
“下次早点起。”青年漫不经心地答道,俯下身子在旁边的书堆里翻找着什么,顿了顿,又添了一句,“我可不会刻意等着你。对了,今天你想看什么?”
“什么都行,我只想和亚蒂待在一起。”
“啊,随便你。先坐那等会儿吧。”
阿尔弗雷德用力点了点头,从椅子上跳下来,在房间里找泡茶用的东西。
房子的主人便是那名叫亚瑟·柯克兰的青年。对阿尔弗雷德而言,自从四个月前在附近的某个街角被亚瑟“捡”回家,亚瑟就成了他唯一喜欢的人。
这就说来话长了。母亲去世后,父亲再娶,他便感到自己渐渐变得与这个家格格不入。尤其当那个女人用怜悯的眼神注视着他,在父亲面前伸出双臂拥抱他的时候,他心里就会产生一种逃开这个家的冲动——他仿佛不再是家庭中的一员,只是父亲和后妻联络感情的工具,兼家庭生活的旁观者。于是在那一天,逃离的念头不知怎地驱使他跑到了那个地方。
阿尔弗雷德发觉自己迷路时天色已黑,凭感觉瞎逛了几圈却回到原地,再加上早已饥肠辘辘,此地又没什么人烟,他没头苍蝇一样乱转几圈,实在没有力气了,最终蜷伏在路灯柱下,也不知下一天该如何度过,接下来要去哪里……
三月份天气尚未转暖,他缩在那里不知不觉已昏昏沉沉。半梦半醒间,有人在拍他,面前一团暖黄色灯光朦胧晃动。
“醒了吗?你是哪儿的孩子?该回家了。”
他只一个劲儿摇头。
“那……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?”那个人的语气有点僵硬。他把煤气灯提近了些,伸出一只纤细修长但十分有力的手,扶起了阿尔弗雷德,“我可是妖怪,你怕不怕?”
灯光非常柔和,在一片静谧的黑暗中微微摇曳。他紧紧地抓住提灯人的手,答道:“不怕。”
“是会吃人的妖怪。”
“嗯,我不怕。”
他听见那个人轻轻地吸了一口气,说:“谢谢你。”然后转过身来,拥了拥他的肩膀。
亚瑟把他领回家,泡了热茶,还烤了几个点心。阿尔弗雷德饿了一天,囫囵吞枣地吃下去,只觉胃里暖烘烘的。第二天亚瑟又送他回家,从那以后,他每天都要来这里。
阿尔弗雷德趴在桌子上,透过氤氲的茶烟,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亚瑟。青年正在整理书堆,金发柔顺地垂在耳畔,映着阳光折射出深秋麦田般的色彩,眼睫若淡金色半透明的蝶翼,覆在眸子上,那双祖母绿色的眼睛清澈无瑕,简直令他移不开目光。(或许眉毛引人注目了点嗯).
他全心全意地喜欢着这名青年。
尽管从严格意义上讲,亚瑟·柯克兰并不是人类。

【高亮、占tag致歉】手机端超链接

妙啊!!!!!

(✨)榆梣:

啊啊啊啊我发现一个好东西!!!


不会手机端搞超链接的小朋友们点这个链接:


超链接生成器


点进去根据提示完成就好!!!


复制过来就可以用了!!


✔高亮✔:ios系统没有姓名


这条随意转载!

老福特长草系列。
随便写的小段子~灵感来源昨天的梦。
祝大家新年快乐🎉

motif这个软件真的超好看!不过系统有时候会抽风.
p1p2除了花纹没有任何区别。
女主是戏份较多的两个小姑娘,小白是师兄啦。

好几天前笔记本上画的太子
想象中被花花逗乐的太子
加滤镜加到看不出来本子的线条/滑稽
就当是七夕贺图混更(我不会说没写完贺文的)
专业画火柴人果然画不了完整的人ummmmm……

怂的不敢随便涂灰阴影

瞎画的血雨花呗和太子殿下
第一次尝试有头发的男性火柴人(之前一直被吐槽只有妹子才有头发)大伙儿是觉得火柴人有头发好啊还是没头发好啊……欢迎评论区提意见
日常手抖上不好色
看一看乐一乐就好2333


ps目前正在肝天官全员火柴人的彷无头骑士异闻录ed版TUT令我劳累


敬请期待

和喜欢的人。
类似于玫瑰与夜莺的故事。




旁边的文字是《昭和元禄落语心中》op薄ら氷心中歌词摘录

睡到一半惊坐起不知道发什么疯就画了一个红细胞
忽略旁边我自己家的崽儿和沙雕火柴人……
虽然人体透视(细胞透视?)被我吃了但勉强觉得能看
看一看乐一乐就好!